七、傷口會結痂,在時間的沖刷和洗禮下,終有一天會。


  「都是你這個陸上的笨河童害的啦,沒事老要停下來休息,害我們都把佐助給跟丟了。」
  遠遠的,香燐對水月的咆嘯聲就傳進了佐助的耳中。
  「什麼啊、怎麼可以說全部都是我的錯。」
  光聽便可知,水月的聲音有著濃厚的不滿。
  「……………」對於兩人總是吵嘴,某人已經見怪不怪。

  「佐助回來了。」
  遠遠的,重吾就看見佐助的身影。
  此句話很適時的阻止某兩人漸漸步向無意義口水戰的爭執。
  香燐毫不客氣的白了水月一眼,就起身撇下兩人快速奔至佐助身邊。
  剩餘的兩人無言的對視,水月聳聳肩,也隨後撐起雨傘來到佐助身邊。

  「佐助,你這幾天去哪了?」
  香燐撐著傘,順便替佐助遮起了和大地連接天幕的雨廉。
  「我去……找個人。」
  香燐眨眨眼,難得聽佐助總是命令的語句中出現了滯留。

  「只是找個人幹麻撇下我們?」
  香燐不解的問。
  「………………」
  這回佐助沒有回答。僅神色冷然的步出傘下。
  「?」

  迎面走來的水月,注視著佐助逕自與自身擦肩而過。
  而後迎上香燐疑問的目光。
  「為什麼,佐助明明有傘,卻不用呢?」
  鏡片下的美目,疑問且無法理解的看著佐助手上的鮮紅色雨傘。

  「要是真的好奇,妳乾脆去問他不就好了?」
  水月這番話並沒有太大涵意。
  某人這時狠狠白了他一眼,像是不屑又像是鄙夷。

  「笨蛋、」
  香燐此時出口罵了他這麼一句。
  「?」
  「你難道沒有看見,佐助他……」
  欲語還休,香燐這時突然的止住了口。
  「什麼啊?」
  「算了,沒什麼。」

  這回香燐打算當做什麼都沒看到。
  然後又跟著佐助的腳步往他們方才休憩的旅店前進。
  被獨自留下的水月無趣的騷騷頭,也跟著往相同的目的走去。
  「你們也稍微等我一下吧。」



  鼬,你從來就不知道……

  我可以為全世界我愛的人微笑,
  也可以為全世界愛我的人微笑。

  但,我只為你哭泣。
  我的眼淚,除了為你之外不會有別人。
  你不知道……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栗花落荒涼 的頭像
栗花落荒涼

在1與0的縫隙中從細胞灌注愛情

栗花落荒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