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最後我選擇離去,帶著你最後留下的遺憾。



  仍持著冷然的神情。佐助在綿綿細雨轉成大雨滂沱之時下了樓。
  在交付鑰匙給老闆娘後,佐助微微點頭以表達感謝之意。
  一句話都沒有說的就拉開紙門,準備步入雨中。


❖ ❖ ❖


  他一直很喜歡雨。

  久遠的從前,至今,甚至是遙不可及的明天,他都會喜歡雨。
  小時候喜歡雨的理由簡單,只是純粹的因為它濕濕涼涼的;感覺很舒服。
  那時的他喜歡在雨中玩耍的感覺更勝於在晴空中遊樂的感覺。


  每當他沉浸在雨水的滋潤下玩樂的時候,總是有個聲音會呼喚自己,讓他離開雨露的侵犯,來到溫暖的懷抱中。那是屬於親情的溫暖,潤澤了他至今以來的所有。所以他沒有枯萎。



  一直都是如此,這點,至今他從未懷疑過。
  之所以願意留下來,就是因為他的過去仍是他至今的支柱。
  他是知道的,即使表面上否定的緊,他在心底深處仍是知道的。


  到了現在,他喜歡雨,為的是不要忘卻那段曾有過的過去。
  即使,回眸後所見的唯一,是無法抹滅的事實真相。
  但,他可以佯裝不在乎。


❖ ❖ ❖

  相信的反面,就是懷疑。
  只是我從不懷疑,相信你的事實。

  因為,我不相信,相信有能持續到永遠的事物。
  一如,你不相信,相信我會一直等你回頭一樣。

❖ ❖ ❖


  「嗳呀、請等等。」
  見佐助毫不猶豫的步入大雨中,一道慈祥年邁的嗓音連忙在廊前制止了佐助。
  「?」
  只見老闆娘急急奔至佐助身邊,手中還握了一柄同樣鮮紅的油紙傘。
  「這是……?」

  「剛剛離開的那個人,是你的哥哥吧?」
  面對佐助臉上明顯的『為什麼』,老闆娘和藹的笑笑。
  「你們長的還真像呢。」
  「他麻煩我,想請我在你離去前交給你這把傘,要你別再淋雨了。」

  「………」
  佐助默默的收下了老闆娘手上的傘,低垂著頭。
  雞婆…
  「你有一個好哥哥呢。」
  老闆娘這時親切地笑了,像是一個祖母在對孫子時的寵愛一般。
  「路上小心啊,年輕的旅人。」接著她轉身回去店舖內,闔上門扉。
  悵然的望著漫天霧雨,佐助的眼神此刻淡漠的一如冬湖。


  『你我都不可能再度回頭,你是明瞭的。』
  『但是我對你真正的期待,你並不知道。』


  其實,總是說我愚蠢的你,才最愚蠢。
  不是早就說了:我不是什麼都不知道了嗎……?


  「那傢伙,是這世上最該死的混帳哥哥了。」
  緊握著手中彷彿有千斤重的傘,佐助細語呢喃著。
  他低垂著頭,緩慢的撐開那柄紅色的油紙傘,緩步走入雨中。



  為什麼,你還是不願言明。
  為什麼,你還是執意遠去。
  為什麼……不帶我一起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栗花落荒涼 的頭像
栗花落荒涼

業已荒涼為若華繁茂

栗花落荒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