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雨中我走了很遠,卻始終追不上你。



  接連兩天的這場雨,下的很大。
  說是傾盆大雨還太過小看它的聲勢,佐助一面快速的穿梭在林間,一面這樣想著。
  會不會埋怨,答案是否定的。

  他可以當成這是修練的一環,只是他很慶幸,幸好一向同自己出門的香燐和水月這回沒當跟屁蟲……
  耳根子少了他們倆的聒噪,佐助自然是很高興,所以不會不習慣。

  講真的,這幾年他現在非常習慣大蛇丸那種陰沉的令人發毛的個性,只是對於他的舌頭,佐助仍然有些過敏;而大蛇丸似乎也因為注意到了這點,於是老用舌頭做為訓練用的武器。

  光看就倒盡胃口……
  那次修練害的他好幾天的晚上都還夢見大蛇丸的舌頭像蛇一樣的纏繞在自己身上。
  面對大蛇丸那陰蟄噁心的笑容和森白的皮膚以及冰冷的觸感,佐助可以置之不理,
  但是那個長長的鮮紅色的噁心舌頭不知怎麼,他就是無法視若無睹。

  「啐、想這個幹什麼。」都是個已死的人了……
  濡濕的衣服貼在皮膚的感覺會令他想起大蛇丸的舌頭,這場雨令佐助非常的不舒服。


  “佐助君……我要你去一個地方,幫我找些東西。拿到了,你便回來吧。”
  大蛇丸臉上的笑容永遠是蛇一樣的陰濕狡黠。
  長長的舌頭捲著卷軸,慢慢的伸向不遠處的佐助。不發一語的注視著綿長的紅色往自己步步逼近,
  他面色不改的抽起背後的草薙劍,毫不留情的筆直劃下。

  “你是沒手的嗎?”
  蹙著眉頭,佐助彎下腰拾起那份寫有任務內容的卷軸。
  然後當他的視線接觸到被砍下的一截舌頭匍匐在地上蠕動掙扎的模樣,眉頭皺摺又更深了。
  草薙劍插在被砍斷的一截肉塊上,制止了它噁心的動作。
  那會害他晚飯吃不下。

  “你怎麼又用這種不禮貌的語氣對大蛇丸大人說話了。”
  總是站立在大蛇丸左右的兜忍不住發話。
  面對佐助從來不懂得何謂禮貌的言詞,兜總是禁不住要說個幾句。
  已經是常態了………
  而他理所當然的是不會回應,只是冷哼。
  “別這樣,兜。”
  大蛇丸的笑容不滅一絲一毫,做出了稍稍牽制兜的舉動。
  “………”

  “怎麼,你還沒習慣嗎?”
  大蛇丸蒼白的幾近病態的面容揚著邪佞的冷笑。
  佐助不答,眉間皺摺沒有鬆開的跡象,但也沒有再加深。
  “算了……你去吧。”
  原來似乎打算再說點什麼的大蛇丸,忽然的住了口。
  於是佐助收刀回鞘,快速的轉身離去。

  然而那次任務,已經是最後的,自己聽從大蛇丸的命令行事了。
  他沒有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栗花落荒涼 的頭像
栗花落荒涼

在1與0的縫隙中從細胞灌注愛情

栗花落荒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