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最前面】

這是一個摸魚的產物,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表達甚麼(抹臉)

個人是覺得無差偏三日一期,假如非常介意上下的審就別看了我怕雷也怕雷您呀

本丸的三日月有一點糟老頭傾向(主要是在NG的部分)雷者請避

 

【以下正文】

 

  「御前樣、或者想要我這麼稱呼你呢?」
  迎接他的人笑著對自己說出了這樣的話令他一時之間只能支吾著不知如何是好。那張漂亮的臉,他是知道的,然而這樣熟稔又親暱的對話,他卻是陌生的很。
  那人卻是退了退方才過於親暱的幾乎要呼吸彼此的空氣,掩嘴一笑。「哈哈哈……抱歉,別介意別介意,這只是個玩笑。你們兄弟失憶一事,我已略有耳聞。」這又說著歛去了適才玩世不恭的眉眼,恬淡靜嫻的對人伸出了手。
  「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對吧,未來還請多多指教。」

  「……是的,在下,一期一振;請多多指教,三日月殿。」
  那便是他們時隔多年以後的再會。


  「記得也好不記得也罷,時間終是浮雲一般的物事,何況做為有形事物的我們呢。」明亮的弦月彎在那人平淡舒著的眼底,不帶一點戾色凶光,彷彿他們現在正在喝茶聊天一樣。可事實是,當下的三日月宗近屈身向後一刺漂亮的解決背後的敵襲,一期一振幾乎懸到口邊的心跳只得尷尬的再次嚥回去,然後看著他繼續慢悠悠地把敵襲打斷的話語繼續講下去。「和骨喰談論此事之後我便一直這樣想了,到不得生無可戀的地步,只是我們也不能真的算是活著吧,如此的話,究竟又有甚麼好在意的?」
  三日月隨興的一甩劍上沾染的液體收刀入鞘,硬是將這片腥羶血海站出了悠然的粼粼華光。

  「您還真的是……」一期一振甚至是無奈的了,遠征的路上忽然遇到時間朔行軍本就足夠他驚魂未定,劇烈起伏的心跳都還沒能就位便見三日月手起刀落維持著閒談的姿態迅速解決敵人,他甚至都來不及讓人小心,更別提拔刀了。
  這樣輕鬆淡然的模樣在他看來已經足夠稱之為強大了,不只是身體,心靈,甚至精神都……那是歷經過大火的自己尚且不能企及的強大。
  一期一振將這些心情靜靜的掩在面容之下,熟練的從口袋裡取出手帕遞給對方。
  「即使如此,還是希望您能夠更加重視現在的自己一些。」

  後者接過乾淨的帕子卻不知何處沾了血漬而困惑,或許也帶著對於這段話的疑惑也不一定;一期一振微微苦笑,便接手替人擦去了三日月頭上的血塊肉沫。
  「……您也有的吧,重視您的,您重視的,願意付出一切去守護的。」
  「方才提起這個話題,只是有些擔憂,只有您記得的過去是否會成為您的負擔……看來是我多心了。」

  失去的記憶或許不會再回來,他再刃的事實已是板上釘釘。
  但他還是希望曾經相處過的每個人,希望眼前的這個人可以過得好好的,如此而已。
  「好了,我們繼續前進吧,主上還等著我們拿資源回去呢。」

  一期一振極其難得的自顧自說完話以後就轉身,三日月卻只想著曾在初見時分瞥見的幾分難受的光芒,今天以後將會不復存在那片清澈的琥珀色一事。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的人啊,這樣的重視他人的感受,這樣的照顧著人。

  「是啊,爺爺我可不想錯過晚飯了。」
  三日月輕飄飄地說著,追上了一期一振的腳步,漫步在他身旁。

 

 

【附錄】
並不是NG只是作者沒寫的片段

  三日月伸出了手,卻不是握在一期一振作為友善回應的手上,而是結實的貼上了對方華服外衣底下的胸腔,風騷的來回撫摸著,彷彿在確認甚麼似的。嘴上不忘調侃他。
  「呀,你的體格還是和過去一樣沒有變呢,本來還擔心沉寂如此漫長的時光,會不會連附喪神也會因為怠慢長肉增胖呢,甚好甚好。」

  這讓一期一振伸出去的手很是尷尬地將在半空,最後又尷尬地收回來。
  「那、那個……三日月殿?」他不是女人,這似乎要定義成騷擾的爪子他這是要拍掉也不是要放任也不是,天哪還有人記得這裡是戰場中央他們才經歷一輪刻不容喘的戰鬥嗎?──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一期一振來回的看著附近(還不熟/未來)的戰友,偏偏他們一個個眼觀鼻鼻關心看天看地整理裝備裝沒事,就是沒人要救他於水火。
  誰不知道這是老頭歡迎新人的方式,舉凡給他帶隊撈到的新刀沒一個可以逃過一劫,自己倒楣過一回當然誰都不可以放過。

  「呵呵呵沒事沒事,大家都是男人嘛我就摸摸,沒打算要如何的。」自己摸了個心曠神怡三日月才滿足的收手掩袖笑笑,看似心滿意足地轉身招呼眾人繼續前進。
  留下被摸得滿臉通紅的一期一振落在隊伍最後方。

  事後知道那個叫做襲胸的行為貌似是三日月對每一把新刀的打招呼,他想也沒想重重放下茶杯提著本體殺到了當事人面前,笑容可掬。
  「三日月殿,聽說您都用襲胸代替給新人的打招呼,不知道我的弟弟們可有受您關照?」

  「唉呀,在我們談論這個問題之前,總之可以先把你自己(本體)挪開一些嗎?」刀尖下的喉結尷尬地滾動,三日月還是笑的那一個叫無辜。唉呀呀年紀大了真是記憶力差了,怎麼就忘記那個照顧人的性子起源都還是愛護弟弟來的。還有到底是誰多嘴的?
  儘管心中五四三跑得飛快還是得解決此時生死交關的重大問題呀。三日月小心的捏著刃尖挪開自己的頸子。「爺爺年紀大了禁不得這樣的問候呢,太激烈了。」

  「啊不過如果是床上的話……」
  「──給我住嘴!!!」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栗花落荒涼 的頭像
栗花落荒涼

業已荒涼為若華繁茂

栗花落荒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