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最前面】

對,標題就是這麼長,歡迎各路大德自行幫我壓縮(滾

標題就是個,明明確實的觸碰到了體溫,卻因為隔著皮革手套而感受不到的失落感的意象。不管是說三日月還是螢丸都是說得通的。不論是被觸碰的人還是去觸碰的人,都是一樣的。

真是作夢也沒有想到刀劍坑裡蹲點的西皮會是這對,大概都還會是清水向吧。儘管我對巨根正太仍有諸多遐想,但我是不會寫的(快來人刺激我啊我好需要愛!!!!)

 

嘛、總之就,以下內文。

 

 

 

  「真是漂亮的一擊呢,小螢丸。」

  彎身拾起對方掉落的髮飾便被三日月穩穩的按住頭頂搓了搓。最後的敵人被一刀斬斃,說話的口吻顯得鬆懈許多,急遽搏動的心跳尚未平復,一對明珠般的眼睛卻已然漬出笑意。
  差點要駕鶴歸西了呀,一下子放心下來的三日月沒事人一樣隨意地抱劍席地而坐,目光淡淡地落在正前方收刀入鞘,在千鈞一髮之際替自己及退敵襲的孩子,笑臉吟吟。

 

  那便是塵埃落定後少年抬頭所見的畫面,方才九死一生的畫面依然歷歷在目,和面前溫良淡定的笑容多不合襯……以及那張微笑的臉頰沾上的點點腥紅多麼刺眼。

  方才被攻擊的時候他根本無暇分神,待他感到殺氣回身的瞬間,已是三日月隔開敵人的攻擊的時候,很快反應過來的螢丸接著一刀斬落敵人的顱首,濺了對方滿臉的腥血。要是再晚兩秒這個人會怎樣?螢丸看著男人姣好的臉默默地想。他自己都不曉得原來他的機動性能這樣的好。

  「……不要加『小』,還有不要摸我的頭,身高會縮水的啦。」

  螢丸一邊這麼說一邊抹去了三日月臉上有些礙眼的血漬,邊把掉落的髮飾利索地綁回對方頭上。

  抗議的聲音來的很隨意,替對方整束頭髮的舉動卻很細心,甚至也沒有任何不滿的神情。兀自做完這一套的動作後螢丸不再看我行我素就地休息的三日月,甚至主動向後退了一步,讓本陣撲過來的審神者檢查傷勢。

 

  身為天下五劍中最著名的美刀,三日月並沒有如其他人所想的愛美。他也是刀,也是男人,對於破相對於面容都不是太在意的事情,更遑論是在戰場上,臉上的只是敵人回濺的體液。但他忽然好像有些明白了,那些所謂紅顏禍水,都是些怎麼樣的心情。

  被碰觸以前他並沒有發現,不論是掉落的髮飾還是臉上的血跡,長年握劍而生著繭子的手粗糙而又溫暖的抹去了污點。三日月在審神者包紮傷口的動作中微微走神,目光歛歛。

 

  「嗯?三日月,你的臉,有受傷?」

  「唉呀?真是抱歉,發呆而已,那麼,您方才說什麼呢?」

  「唉……老人癡呆什麼的,請饒了我好嗎──」審神者無奈的嘆息,歪頭察看了三日月的臉依然乾淨無暇之後拍拍衣裙起身,並沒有多問對方為何要若有所思地捧著臉。接著對對所有人開口。

  「今天大家也累了,雖然任務還沒有完成,但是辛苦大家,整備之後就先回去了。」

  「站得起來嗎?」他們的審神者對他伸出手,而三日月搖搖頭。

 

  「雖然是爺爺,但是沒有這麼不重用唷,還請安心。」

 

  他們所有人輕重傷不等,但是擋在最前面在關鍵時刻擋下致命一擊的三日月,絕對是傷的最重的那一個。若不是三日月及時支開那一劍,今天受傷的就是自己了……儘管那也造成了三日月腰上長長的血痕,他在怎麼樣快狠準地補上致命的一擊都沒有用。……三日月是他們所有人唯一中傷的一個。

  有些微妙的不滿的情緒絨毛般的掃過他的神經,戰場上保護同伴總是出於下意識的行為,或許三日月是,自己自然也是。但他並不樂見,那人彷彿替自己擋刀的這個行為。

  螢丸檢視了方才擦過左肩的刀傷,目光接著落到依然笑臉吟吟對審神者說些五四三的傢伙,深沉的嘆了一口氣。不顧三日月的發言,單手把他整個人從地板上提了起來。

 

  「──!!」

  「啊,果然會痛嗎,傷口。」

  「呀,不呢,別擔——」

  「我背你吧?」

  「……诶?」

 

  三日月看著螢丸自顧自解下刀帶交給其他同行的人,自顧自蹲下來的畫面,他看著對方左肩上淺淺的血痕,不自覺地以袖輕撫方才對方抹去血漬的面頰,到口的話最終還是化作一彎明豔的笑靨。

 

  「那就麻煩小螢丸了。」

  「所以說不要那個『小』字啦。」

 

 

【尾聲】

 

審:賣閃不帶你們這樣的你們兩個傷患通通給我住手!

三:诶~~這不是很有趣嗎,難得小螢丸自告奮勇要照顧爺爺我呢。

螢:如果是擔心力氣的話,我沒有問題唷?

審:(一手一個揍一拳)

 

最後在審神者的淫威下,三日月還是和螢丸一起步行回家了。(輕傷→中傷)

 

番外(X)  NG(O)

 

 

「不要加『小』,還有不要摸我的頭,身高會縮水的啦。」

螢丸一邊這麼說一邊抹去了三日月臉上有些礙眼的血漬,邊把掉落的髮飾利索地綁回對方頭上。

 

「不是有個地方摸了肯定會變大的嗎?或者獎勵就摸那裏小螢丸不會生氣?」

自己坐著而對方彎腰給自己綁頭髮的結果便是三日月的目光平順地落在對方的跨間,某種層面上尺度比誰都開的老頭很是理所當然的伸手揉了揉『小螢丸』,不過本尊倒是很淡定的用力拉緊綁在三日月頭上的髮飾權充金箍成功的制止那隻騷擾的手,沒有讓『小螢丸』變成『大螢丸』。

卻不能避免的脹得滿臉通紅。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栗花落荒涼 的頭像
栗花落荒涼

業已荒涼為若華繁茂

栗花落荒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