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空白中葉王無比清醒的掀開眼皮,疑惑的看著某人朝自己伸過來的手僵在半空;模糊中視線聚焦在葉的臉,寬心的面容。
  「我睡著了?」葉王撐起上身,才問出口就後悔得想咬斷自己舌頭。
  廢話麼,不是睡著他剛剛是在幹嘛。
  果然得到葉的噗哧一笑。
  葉王不是很愉快的看他,短暫的注視中他的目光不明所以落到葉的左肩上;靈感如若一尾銀鱗的魚,葉王伸手想留,卻在意識之外一把扯開葉的衣領,難得乖巧扣到第二顆的鈕扣彈飛了幾顆,胸膛一路裸露到肩頭,一覽無遺的一片素淨白皙。
  不、這不太對──葉的肩上應該要有……

  「葉王?」葉的聲音遠在意識的湖泊之上,仍舊成功的換來他的注視。
  「唉呀、對不起嘛我不笑你就是了……」也沒理會葉王還扯著衣領的手,葉對著他合掌道歉。他沒想到葉王竟然會這麼大反應,驚訝過後也就算了,怎麼樣也是自己有錯在先,道歉總是沒錯的。
  「原諒我?」

  「你的肩膀……」葉王還皺著眉,手裡緊揪的衣領是已經鬆開,欲言又止。
  葉的肩膀──應該要有的什麼……意識裡的字樣像是被雨水沖刷不見的水彩畫一樣,慢慢的,所有的顏色都混雜在一起──直到再也看不見,原來那是什麼樣的文字。

  「嗯?」葉從合掌的背後偷偷睜開一隻眼睛覷著葉王反應。
  「我的肩膀能有什麼東西嗎──你不生氣了?」

  「沒事。」葉王不耐的撥開葉探來的視線,剛剛那一折騰讓他意識總算清醒一點,對了他為什麼要去掀葉的衣領?葉王淡淡的看著葉整理衣襟的動作。「來我房間做什麼?」
  「你在說什麼啊,這裏也是我房間啊。」
  得到葉如此的回應,反而是一開始口氣不好的葉王接不下話了。
  他環顧四周──好吧,包含自己躺臥的被子上都充滿著葉的氣味,這是葉的房間。
  深知葉王的愛面子,葉忍住笑不再繼續追究房間所有權的問題,他很快放棄在一團破布裏尋找能整理出人樣的任何可能,起身換掉身上半毀的衣服,將它扔進垃圾筒。
  回頭卻見葉王仍坐在被榻理,葉失笑:「我說你啊……既然醒了就快起來吧,早餐都要變成午餐了。」

  「看你滿身大汗的,先去洗個澡如何?」幾乎已經踱出門的腳步再度折回來,拉開衣櫥挑了幾件家居服拋給葉王。「剛好你的衣服我拿去洗了,先穿這個吧。」
  雖然感覺些許異樣不解令他許久未動,葉王還是選擇接受葉的好意;看葉王接下衣服,葉這才放心的離開房間。「換好衣服就趕快下來吧。」
  葉看著手裡葉的衣服怔愣許久。天知道他到底睡了多久又是怎麼睡的能在入秋的現在睡出滿身黏膩;葉王正嫌棄自己身上的臭味,這時肚腹一陣劇烈收縮同時傳來一長串慘不忍睹的嚎叫……看來他是真的睡了很久。

  原來已經準備下樓的葉這時候又折回頭:「對了葉王,忘記問你是要先吃飯還是先洗澡?」
  葉王解下身上套著的浴衣搭上外褲,暗自慶幸晚了一步的葉沒聽見腸胃那聲丟臉的慘叫。
  「先吃飯。」然而套上襯衫的同時又是腸胃極度擠壓而生的噪音,葉王殺氣騰騰的刺了葉一眼。
  同時聽見葉王哀嚎的肚子,葉假裝不知道背後的眼刀無數,忍著滿肚子笑快速逃離現場。

  然後吃完飯,葉王提醒自己要跟葉提分房睡的事情。
  因為他之所以睡的滿身大汗,全靠葉睡醒後堆在自己身上「雙份」的棉被!
  葉王一邊疊棉被一邊憤怒的咬牙切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栗花落荒涼 的頭像
栗花落荒涼

業已荒涼為若華繁茂

栗花落荒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